这就是瑞典非常古老的矿场将要实现自动化的方式

Boliden Garpenberg 在远程控制钻机的帮助下获得了三大好处:更好的工作环境、更高的安全性和更高的生产率。“自动化帮助我们提高生产率和安全性。”总经理 Jenny Gotthardsson 如此说道。
在 1200 米的地下,天花板上的绿灯闪闪发光。在地下矿山里,它们随处可见。它们是 WiFi 接入点,将矿井中的机器与控制室连接在一起。

整个 Garpenberg 矿山是瑞典仍在使用的非常早期的矿山,为了提高运营自动化水平,现在已经实现数字化。

我们乘车继续开了一段,然后到达通过遥控操作的 Sofia 钻机。Sofia 钻机所在矿井浸在水中,被隔离起来。

“遥控的主要优势在于工作环境。您不必坐在地下的钻机上,而是可以坐在地上的办公室里,喝着咖啡,跟同事们在一起。”Boliden Garpenberg 的生产主管 Max Herlitz 如此说道。

自动化提供了一个更安全的矿山

自动化的另外两个主要优点是能够提高生产率,同时提高安全性。

Boliden Garpenberg 的目标是将产量从每年 250 万吨提高到 300 万吨。

“我们希望在两年内实现这种生产速度,”总经理 Jenny Gotthardsson 如此说道,

“自动化有助于我们提高安全性和生产率,以便我们能够与世界各地的其他矿山展开竞争。我们在某些领域的自动化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比如铲运,但钻进是一个瓶颈,我们目前正使用安百拓解决方案解决这一问题。”
矿山中有 6 台安百拓 Simba E7C 钻机。5 台钻机由 Boliden 所有,另一台是租用的。它们都有女性的名字:Maria、Sofia、Molly、Julia、Lisa 和 Alva。

所有钻机均已转换为远程控制使用

到目前为止,只有 Sofia 可以远程操作。技术到位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但在 2017 年秋季,在将钻头更换器安装到 Sofia 上之后才得到实现。

“我们将对所有钻机进行改装,以便远程使用。接下来是 Molly。今年夏天,我们从安百拓获得了一台新的 Simba,它配有一部 Cop 2550 UX 钻机,可以提供更直的钻孔和更高的钻进穿透率。这意味着我们将能够钻出更少、更大的孔,从而节省时间。”Max Herlitz 如此说道。

矿山还处在借助电力在线路之间远程移动钻机的初始阶段。这意味着操作员不必每次都要手动降下和移动钻机。

地下办公环境于两年前落成。设有会议室、咖啡机、内部电视和卫生间。

“无需坐在嘈杂的环境中”

从自动化控制室内对铲运机和钻机进行远程控制。钻机指导员 Johnny Gäfvert 负责控制钻机 Sofia。

"与在地下机器上工作相比,在地上工作的明显好处是不必整天坐在嘈杂的环境中 "

Johnny Gäfvert, Drill instructor
Sofia 正在钻进的岩石非常好,以至于 Johnny 很少需要干预。他靠在办公椅上,监视钻机,并且可以详细地放大机器的不同部分,直至软管上的标签。在另一块屏幕上,使用 Certiq 应用程序收集生产数据。“当我们将多台钻机转换成远程控制后,一位操作员将能够同时监视多台钻机。这样可以提高效率。”Max Herlitz 如此说道。

远程控制意味着在爆破期间的中断更少

未来的目标还包括能够全天候为操作站配备工作人员。当所有的钻进都实现远程操控时,在早上 4 点和下午 4 点进行爆破时,不需要再安排生产中断。“现在每天两个班次之间会损失 6 个小时。我们希望机器每天可以运行 24 小时。”Max Herlitz 如此说道。 

国际化 地下岩石挖掘 2019 客户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