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den får användas för en publicering sept 2014

Mattias Pettersson 是瑞典阿特拉斯·科普柯负责地下采矿和隧道开挖设备自动化的团队负责人。

地下采矿发展趋势展望

2015年12月15日

未来的地下矿山会更加偏远,矿体难以接近,因此会面临更大的开采风险。鉴于此,阿特拉斯·科普柯的 Mattias Pettersson 说,采矿公司只有一种选择。

问:您能简要介绍一下地下采矿面临的最大挑战吗?
答:最主要的问题是如何在困难、危险的环境中安全、高效地开采矿物和金属。事实是,当今许多矿场面临资源开采殆尽的境地,下一代的矿山需要采用完全不同的方法才能取得成功。

问:这些新的矿山在哪些方面更难以处理?
答:首先,它们当中的许多矿山位于非常偏远的地区,这意味着交通不便,难以抵达。其次,与当今的矿山相比,它们可能更深,矿体更硬,需要更加复杂的基础设施。第三,在更深、封闭且不稳定的区域内工作将不可避免地涉及更多的健康和安全问题。环境和安全法规日益增多,而且十有八九将来会不允许工人在如此危险的环境中工作。

问:那么,采矿公司究竟要做什么样的选择呢?
答:在我的脑海里,只有一种选择。他们将不得不完全支持自动化技术,而且目前有明显的迹象表明,这种情况已开始出现。人们对自动化的兴趣和需求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今年在瑞典举行的欧洲矿业展览会上,这一点尤其突出。

问:自动化采矿的主要优势是什么?
答:除了有明显的安全优势外,自动化还在优化采矿运营方面扮演着主导角色。例如,自动化允许机器在换班期间、爆破期间以及夜间工作。优化运营自然会提升生产率,因为您可以充分利用设备。

问:在当今的矿场中,自动化技术的应用达到了什么程度?
答:可以说是日新月异。其中一个原因是许多矿山现场已显著改善了他们的通信基础设施。十年前,很少有人相信无线局域网可以在地下使用。现在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大多数使用自动化的应用场合都要求访问某种网络。

然而,我们应记住,尽管人们对自动化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但仍有不少人持怀疑态度。对新事物及其可能带来的影响有担忧是正常的。在历史上,每当出现重大技术变革时,总会有这种现象。但是,没有人希望时光倒转,回到手持钻机的时代。

问:在隧道开挖行业,自动化技术的应用达到了什么程度?
答:在第一印象中,您或许会认为,自动化技术更多的是应用于采矿,因为这些涉及到连续生产。在某种程度上说这是对的,特别是涉及到遥控时更是如此。但隧道开挖对自动辅助功能也有着很大的需求,它可以帮助操作员提升效率,例如能够提供更加一致的钻孔精度的系统。在自动化技术给隧道开挖工人带来的重要优势中,监控和数据记录也是很重要的方面。

问:目前,自动化开发主要关注哪些方面?
答:在阿特拉斯·科普柯,我们主要关注三个方面 – 设备的功能、操作员的工作情况以及数据的收集和整合。在设计新功能方面,唯一的限制是我们自己的想像力和开发成本。我们在这方面拥有很大的优势,我们的新机器都配备了计算机控制的控制系统,因此可以添加大量的自动化功能。

我们还致力于使操作员的工作场所搬离或进一步远离工作现场。例如,目前操作员可以站在距钻机 50 米远的地方,从而避开有岩石掉落风险的区域。但是,他们可以轻松地在更远的地方工作。例如,在智利,一家矿山让铲运机操作员在距矿场 80 公里远的地方工作,而且工作成绩特别出色(参见 M&C No 2, 2013 年)。

铲运机自动化的另一个案例是在加拿大的应用,它主要用作安全措施为操作员提供更安全的工作环境。在瑞典,LKAB 矿山通过一间中央控制室操控一队 Simba 深孔钻机,而类似的系统在芬兰和美国也有安装。

2018 年 1 月 1 日之前,安百拓使用“阿特拉斯·科普柯”商标开展经营。

有关此主题的更多新闻